新闻中心/News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News >

代孕协议曝90万元包生男孩

时间:2018-02-08 23:27 作者:佚名 点击:

  南山一非法代孕中介被端,举报线索源自北京,疑与北京查处“非法代孕”案有关

  罗秋芳 李鑫 成江

  根据线索举报,昨天上午,市区卫生部门与辖区公安部门突击联合执法,取缔了位于南山区海月路星海华庭一复式楼房内的涉嫌非法代孕中介。现场查处时,执法人员发现5名女子,包括一名疑为“代孕妈妈”的怀孕女子,但该女子坚决否认怀孕。记者从现场查获的一份代孕协议中看到,成功包生男孩的报价是90万元。

  秘密行动提防通风报信

  “今天我局联合南山区卫生监督所开展执法行动,集合时间为8:30,地点为南山区卫生监督所。”昨天上午8时,记者接到了市卫生监督局发出的采访通知。抵达集合地点后,执法人员一直未向记者透露具体的举报内容。

  带队的深圳市卫生监督局副局长张洪表示,鉴于此次为根据线索举报采取的突击行动,为防走漏风声,抵达查处现场才能揭开谜底。记者看到,参与执法的包括市卫生监督局、南山区卫生监督所及蛇口派出所的执法人员。

  随后,记者随执法人员来到南山区海月路星海华庭17楼的一民宅门前。蛇口派出所的公安干警按法定程序敲开大门后,卫生监督执法人员进入现场10多分钟后,媒体记者才得已入室。“昨天我局接到该住宅存在一涉嫌非法代孕场所的举报线索后高度重视,当晚进行周密部署,今天一早立即开展突击行动。”张洪说,查处代孕机构的难度非常大,执法人员抵达现场时,涉嫌代孕的人员以及协议等证据往往已被销毁,因此在查处行动前绝对保密。

  复式楼内疑藏“代孕妈妈”

  记者看到,查处现场为一复式住宅楼,内设一会客厅、一间经理室和五间卧室,会客厅内摆放四套办公桌椅和办公电脑。执法人员在现场发现多份《代孕合作协议》、黄体酮胶囊、排卵检测试纸、罐装妈咪奶粉以及结婚证、毕业证,但没有发现医疗仪器设备和医疗废弃物。

  现场有5名女子,有的自称是工作人员,有的声称自己是来“串门”的,甚至还有的自称是“来找工作的”。其中一名女子身着孕妇装,身材臃肿,凸起的肚子如怀孕四五个月,但该女子一口咬定自己没有怀孕。对记者的提问也采取了回避态度。

  执法人员在进行调查询问时,一位年轻女子自称是老板聘请的工作人员,表面上很配合执法人员的工作,但当执法人员问她“老板是谁”,“怎么才能找到老板”,她一直回答“不知道”。

  一女子称代孕能赚十多万

  在复式楼房的二楼,记者看到了一个类似宿舍的房间。房间内摆放了4张床,其中一张是上下铺,床上还摆放了换洗衣服,地上还堆放着几个行李袋。一名身材瘦弱的青年女子躲在墙角的床边,跟记者闲聊了一会,该女子打开了话匣子。她告诉记者,她是湖南人,今年31岁,已有两个孩子,大女儿已经10岁了。3年前,她到深圳宝安一家电子厂打工。上半年开始觉得眼睛很痛,医生诊断说是因为工作原因造成的,如果继续做下去眼睛就会瞎掉,于是就辞工了。她和丈夫的关系不太好,丈夫有时还会打她,也不给她钱治病。最近,她从网上看到一则代孕公司的广告,称代生一个孩子就能赚十多万元。“虽然是替别人生孩子,但只是人工授精,又不用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赚这样的钱,总比打工要容易。”该女子说,孩子生完了就给客户,以后不会再有联系,“这些都是要签合同保证的”。

  记者在现场发现了一些小卡片,上面写着“高薪招聘爱心捐卵”,“薪酬1-3万,自身条件越好的,薪酬越高”,“工作时间为业余时间,不影响工作学习”。卡片上还留有QQ号及手机号码。

  昨天的查处过程历时约2小时,经调查询问现场有关人员并结合现场证据,初步认定该场所为代孕中介机构。执法人员将复式楼房内的经理室查封取缔,并将有关电脑和文件资料、药品进行证据保存。执法人员表示,将对有关证据进行梳理归纳,进一步核实该场所是否实施非法人工辅助生殖技术服务,待查实后依法严肃处理。

  焦点

  代孕协议曝90万包生男孩

  现场查获的办公电脑中,记录着一份《全委托代孕包成功(男孩)合作协议》让记者瞠目结舌。协议中合作的甲方和乙方名称信息一栏空白,但从协议条文中可以看出,甲方为提供精子和卵子的代孕客户,乙方为提供代孕服务的中介公司。怀孕方式为由甲方夫妻提供胚胎,代孕方怀孕。甲方必须保证夫妻双方身体健康并出具正规医院的相关资料证明,确保无遗传疾病。如果由乙方提供捐卵者,捐卵者的年龄、学历、相貌、身体健康状况都必须经过甲方的确认。协议有效期为两年。

  这是一份“包生男孩”的协议,协议中说明如果怀上的双胞胎或以上,只能保证一个是男孩。协议中明码标价,到精子和卵子供应方所生的婴儿出生后一个星期,甲方必须支付乙方90万元,这包含了代孕协议中的所有费用和责任,甲方无需额外支付费用。

  协议中还明确了缴费程序:签约之日起,甲方必须支付乙方25万元;怀胎满2个月验血确认为男孩时,甲方支付乙方20万元;怀胎满5个月时,甲方支付乙方15万元,怀孕满7个月时,甲方支付乙方15万元。“代孕宝宝”出生后一周,经亲子鉴定为甲方夫妻孩子时,甲方支付乙方剩余所有费用。

  协议还规定为保证及时性和成功率,每做手术一次不得低于两个以上“代孕妈妈”。协议规定了怀胎的“特殊情况”:如果两个“代孕妈妈”分别怀上了甲方的胎儿,胎儿满2个月确定性别时,甲方多要一胎,就要多付乙方30万元;如果是一个“代孕妈妈”怀上的双胞胎男孩,甲方另付20万元,龙凤胎则另付15万元。

  协议里还写明,中介提供“代孕妈妈”在代孕期间所有的生活饮食,而饮食不低于2000元每人的标准也列在其中。

  □相关新闻

  南山代孕中介

  疑为北京非法

  代孕“窝案”

  3月25日,根据央视提供的线索,北京市卫生局联合药监、公安等部门查处了一“非法代孕”及非法开展“试管婴儿”手术的机构,该机构由香港福臣集团开办,明码标价“120万包生男孩”。据市卫人委有关人士透露,昨天我市卫生部门查处代孕中介机构或与北京“非法代孕”案有关,因为举报线索来自北京,但真实情况仍有待查证。

  据央视曝光,北京卓越医疗美容门诊部就是一家没有取得相关资质却提供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及代孕的机构。这家美容机构由香港福臣集团开办,办公地点位于东直门附近的万国城内。香港福臣集团规模较大,下设几百个代孕网站,22岁至34岁的代孕妈妈代孕成功后,会得到17万至23万元的酬劳,其中有许多大学生。为分散风险,试管婴儿手术在隐秘的地方进行,“代孕妈妈”则多居住在京城高档小区,“受孕前后将被集中看管和照料。

  该机构出示的一份套餐收费价格显示,一套名为全委托包生的“尊贵套餐”总额为100万元,签约生产的夫妻需要分阶段付款。针对部分家庭对生男孩的渴求,该机构还设计了另一套“豪华套餐”,即全委托并生男孩的话要加价20万,套餐总额120万元。想生三胞胎的话也可以,每个再加价30万元,这意味着,如果一对夫妇想生一对男双胞胎的话,需要花费至少150万元代孕费。

  据介绍,如果签约“豪华套餐”的代孕者在怀孕过程中发现孕育的是女孩的话,该机构则会要求代孕妈妈把孩子拿掉。据其单方面宣传每年会有200多个孩子在该机构出生。

  (晶报)